「主普壇」之沿革


  基隆位於台灣北部邊陲,東西南三面環山,東北面臨大海,基隆嶼、和平島屏障在前,形成海灣深谷地形,原為凱達格蘭(Ketagalan)平埔族之生活圈。古稱「鷄籠」,即取其音,肖其形而來。據明史卷三百二十三外國傳「鷄籠山」條,載戚繼光於嘉靖四十二年(西元一五六三年)破海寇事云:「忽中國漁船從魍港漂至,遂往來通販以為常。」,可見嘉靖末年,我漁船、商船往來於魍港(今北港)、鷄籠間頻繁的事實。又明萬曆四十四年(西元一六一六年)日本長崎豪族村山等安,請得德川幕府之朱印狀,籌募三至四千兵力及戰船四十艘,謀襲取鷄籠,在釣魚台海面遇颶風全軍覆沒,計未得逞。又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卷第九頁載:「萬曆四十四年,是歲,琉球王尚寧,遣使於朝廷,告以日本欲取鷄籠之謀,詔海上警備,時臺灣西岸一帶,概為倭寇所佔據」,可見當時鷄籠為海盜,倭寇之淵藪,無可置疑。

  其後西班牙人、荷蘭人相繼入據,明鄭雖驅逐荷人,但重心放在南部之開發,對鷄籠則無暇顧及。康熙二十二年(西元一六八三年)台灣納入清朝版圖,設置府縣,鷄籠(基隆)成為諸羅縣管轄之地。至雍正元年(西元一七二三年)劃虎尾溪以北之地增設彰化縣,並附設滬尾(淡水)廳之後,福建漳州人才逐漸由八里坌移居鷄籠濱海平地牛稠港虎仔山腳一帶,逐漸開發鷄籠港南岸旭川河以西的崁仔頂街(現慶安宮及孝一路一帶),在新店街修建街市,是為基隆市街創建之嚆矢。

  而後,又越過旭川河向東發展,到田寮河兩岸,並繼續向暖暖地區發展。這批漢族移民大都來自福建,其中祖籍漳州、泉州二府者居多。漳州人移民較早,為數也最多,大多居住在港口附近的平野,靠捕魚、勞役維生;泉州人移民較晚,以地勢所限,即沿基隆河的七堵、暖暖一帶靠近山區發展,人數較少,著重農業開發。乾隆年間(西元一七三六年~一七九五年)泉州安溪人,沿基隆河流域,一由淡水口溯河而上,一由庚子寮越嶺出入上游開墾山坡。

  漳、泉皆屬閩南,其起居、服飾、飲食、祭祀、婚喪等習俗,雜然相因,與臺灣其他各地習慣,同源而不同型,蓋因祖居地及本地特有的地形、氣候以及政治、社會因素所引起的民變,或分類械鬥頻仍,這就是初起移民社會的特色。
  農曆七月俗稱鬼月,初一至三十日皆有祭,街衢巷道,多輪流延請僧道登壇施食,以祭無祀孤魂,佛曰盂蘭盆會。基隆早期濱海潮濕,荊莽叢生、瘟疫肆虐,移民拓墾者,在缺乏醫藥情形下,客死異鄉而成無主孤魂者眾多。加上海盜、倭寇之侵犯,外夷佔據,致被殺害犧牲亦不少。

  至入清朝後,由於漳、泉移基人口驟增,後來之泉州移民,以地勢所限,迫向山區發展。因此漳、泉居民,或因土地境界,或以水道灌溉,牛羊放牧等時生齟齬,輒起械鬥,構仇甚深。尤以漳州人信奉開漳聖王,泉州人奉祀保儀大夫,俗謂尪公,故有俗諺「尪公不過嶺」,即保儀大夫神駕,絕不越過獅球嶺,不入漳州人的居住地區,足見積恨日久分裂之深。
  咸豐元年(西元一八五一年)八月,漳、泉人在魴頂(今之南榮公墓),因放牧時走失羊群踏損耕地之小事,爆發了一場大規模的械鬥,因而致死者一○八人,誠為基隆開發史上之慘事。

  漳、泉相仇,糾紛常起,識者之士相約出面呼籲捐棄私心收集遺骸,告慰亡靈,合葬於舊主普壇後面西定河畔(即今之自來街一帶),建義民公祠,後稱老大公墓。之後,日人為紀念天皇大正登基,建高砂公園,欲將老大公墓鏟毀,街紳楊火輝發起勸募遷至安樂區石山(今之嘉仁里樂一路),並諄諄善誘,以普度賽會代替血鬥,即以賽陣頭取代打破頭之重大改革。今則畛域盡泯,民情歡洽。

  咸豐三年(西元一八五三年),艋舺爆發「頂下郊拼」,死傷慘重。基隆士紳感於咸豐元年(西元一八五一年)械鬥之恨未解,亟謀革除狠勇械鬥之陋習;又擔心艋舺械鬥漫延至鷄籠,並欲超度抗荷、抗西之烈士,以及械鬥、渡海、瘟疫死難先民孤魂,決定按照血源關係各組織宗親會,以血緣代替地域觀念,安慰亡魂及移民拓墾客死異鄉而成無主孤魂者,議定沿襲中原舊俗,於七月舉行中元普度醮祭,由字姓輪值主普。抽籤結果由張廖簡、吳、劉唐杜、陳胡姚、謝、林、江、鄭、何藍韓、賴、許等十一姓輪流主持普度事宜。

  參加範圍包括,金(金包里,即今之萬里、金山二鄉)、鷄(即基隆,今之基隆市區五區)、貂(三貂嶺,今之貢寮、雙溪二鄉及瑞芳之一部)、石(石碇,今之平溪鄉、瑞芳、汐止一部及基隆市七堵、暖暖二區)四堡。咸豐五年(西元一八五五年)始辦中元祭,由十一姓氏輪值主普外,另設主會、主壇、主醮合稱四大柱承辦,初由碼頭「元發號」苦勞間承辦,後改由慶安宮承擔。

  主普由十一姓輪流值年外,主會、主壇、主醮由地方行業店頭劃分三區分別擔綱:草店尾、石牌街、灰窯仔為一區;福德街、崁仔頂為一區;新店街、蚵殼港、仙洞為一區,負責籌辦。除主普外,其他三大柱均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停廢,迄未恢復。

  主普本由十一姓輪辦,光復後本市人口結構改變,民國四十三年聯姓會加入輪普,即李、郭、王、楊、曾、黃、高、柯蔡、邱丘、蘇周連、鍾蕭葉、白、余徐涂、董童等十四姓組成「聯姓會」,成為十二單位。民國七十年李、黃、郭三姓又脫離聯姓會,加入輪值主普行列,故今共為十五單位,每年輪流主普。

  主普是號召、整合新舊宗親,以展現社會實力的最重要的表徵。宗親會有效地改變漳、泉二分的劃分方式,蓋同一姓氏有漳州人亦有泉州人,以歸宗為名取代地理分野,也就是以血緣關係來化解地緣關係,使彼此都能共同融合互相認同,這是極有智慧又有效能的做法,無形中化解了漳、泉兩籍雙方仇恨,使糾紛消彌,更具體地整合基隆地區人際關係。